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医生锦旗,医生感谢锦旗,送医生的锦旗,做锦旗的价格

当前位置: 主页 > 医生锦旗 >

重生食神学霸不软萌无弹窗, 第669做锦旗的章偶遇

时间:2021-07-09 00:00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刘志强就周六午出现过,然后整个周末没再来。 白梦蝶虽然有些不放心,但还是去学了,她又不能坐在家里等着那个渣男出现。 一到学校,万家红就开心的告诉她,她妈和她弟弟昨天已
刘志强就周六午出现过,然后整个周末没再来。

白梦蝶虽然有些不放心,但还是去学了,她又不能坐在家里等着那个渣男出现。

一到学校,万家红就开心的告诉她,她妈和她弟弟昨天已经来江城了。

今天午,她带着她妈和她弟弟去环卫所找工作。

负责招聘的那个工作人员说,她弟弟那种残疾可以录用,她妈妈把病治好了,也是可以录用的。

那个工作人员还告诉她,现在环卫工人不论是正式编制还是临时编制,全都有社保和医保,非常不错。

白梦蝶先恭喜了万家红,然后问:“那你带你妈去大医院检查没?”

万家红道:“今天是星期天,大医院只看急诊,不看普诊,我明天请半天假陪我妈去看病。”

白梦蝶点了点头。

万家红有点不好意思道:“我妈想请你和宫雪琴几个吃顿饭。”

白梦蝶爽快的答应了。

万家红有点犹豫道:“你和宫雪琴我都敢请,可是崔庆玉我就有些犹豫了。”

樊梦蝶奇怪的问:“为什么。”

万家红胀红着脸道:“她是海妞,家庭条件又好,又特别讲究,我怕我们家那种条件她……不愿意去。”

白梦蝶笑着道:“人家家庭条件好,不代表人家势利眼啊,崔庆玉讲究也没错,你把卫生做好不就行了。”

万家红这才决定崔庆玉也请。

星期一午,万家红请假带她妈妈去看病,中午就回来了。

几个好朋友都关心的问她妈妈的情况怎样。

万家红笑着道:“也不是什么大病,只是血小板减少引起免疫力低下,然后诱发一系列疾病。”

白梦蝶问重点:“能治好吗?”

大夫锦旗万家红点了点头:“能,就是得花好几千块钱,我妈舍不得。”

崔庆玉说话有点刻薄,还有点直接:“所以有的人穷是有道理的,脑子转不过弯来,看病怕花钱,以为把看病的钱节约下来是精打细算。

却不想一想,有了好身体才能挣钱,连身体都不好怎么挣钱?身体才是本钱!”

下午放学后,三个好朋友应邀去万家红家吃饭,每个人都没空着手去。

崔庆玉很实惠的买了些红枣当归桂圆之类的补品,宫雪琴买的是水果。

白梦蝶则买了两壶食用油和一些鸡蛋,并且在路过自己的店铺时还买了一份粉蒸排骨和一份东坡肉和几个卤菜。

万家红的妈妈是个朴实的劳动妇女,一直生活在大山里,没见过什么世面。

面对几个穿得好,长得漂亮的女孩子很是局促,但是态度还是蛮热情的,一个劲的说她们破费了。

万家红的弟弟万家乐就更腼腆了,红着脸连话都不敢说。

为了节省钱,万家红只给她妈妈和弟弟在城中村里租了一个带小厨房的单间。

房间里摆了一套高低床,一个柜子一张桌子就什么也没有了。

即便东西这么少,可是人在其中,却连转身都不方便。

虽然空间不大,但是干净整洁。

万妈妈已经准备好了菜肴,红烧排骨,香干五花肉、青椒炒肉丝、红烧鱼块……全都是家常菜。

白梦蝶把自己带来的卤菜和东坡肉,粉蒸排骨也摆了桌。

都是女孩子,饭量都不大,而且为了保持身段苗条,谁也不肯多吃。

万妈妈很是焦急,以为自己的厨艺不好。

众人见她这样,只好硬着头皮往嘴里塞,全都吃的肚子溜溜圆。

转眼又过去了一个星期,学校向阳的地方已经有樱花零星开放。

已经有不少女生兴奋起来,打算再等半个月樱花盛开了,她们一定要穿最漂亮的裙子拍照留念。

白梦蝶也想拍照留念,星期五晚从陈爷爷吃了饭回来,让田春芳给他做两身汉服拍照时穿。

田春芳笑呵呵的答应了,说明天就去买几本电影画报,找一下明星穿古装的照片研究一下。

还让白梦蝶把她那些翡翠戒面之类的加工成首饰,说穿汉服配翡翠首饰最好看了。

白梦蝶早把这事给忘了,于是给陈锦轩打了个电话,让他帮忙介绍珠宝设计师。

陈锦先让她明天过来,他带她去跟珠宝设计师面谈。

敲定了翡翠加工事宜,白梦蝶问田春芳和白爱国:“刘志强后来有没有再来骚扰姑姑?”

“怎么没来?还把他妈带来了,在你姑姑的店门口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求你姑姑复婚。”提起刘志强这个人渣,白爱国就一肚子的气。

白梦蝶道:“那后来怎么打发了他们?”

田春芳道:“是你徐叔叔把人赶走的,说刘志强母子在推搡他的过程中,把他女儿从外国买回来的名表给撸下来摔坏了。

说他那块表价值好几万,要他母子两个赔,如果不赔就把他们抓到派出所去。

刘志强母子两个吓坏了,撒腿就跑了。”

虽然刘志强母子两个没有对白爱兰造成实质性的伤害,可是隔三差五的来闹一会挺叫人烦的。

白梦蝶不悦地锁着眉头道:“那个人渣该不会跑了又来吧。”

白爱国摇了摇头:“不会的,当时我和你徐叔叔追着刘志强母子两个跑了老远,非要把他们抓捕归案,赔偿手表。

他母子两个全都吓破了胆,怎么还敢再来?再来不怕我们抓他们,赠送锦旗让他们赔表吗?”

白梦蝶还是有些不甘心:“虽然把刘志强母子两个吓得不敢来了,可是徐叔叔摔坏了一块名表。”

白爱国笑了笑,道:“你徐叔叔那么朴素的一个人,怎么可能把名表戴在身?

那只是她女儿从美国买回来的一块普通表而已,不过折合成人民币也得好几百。”

徐叔叔损失不大,白梦蝶心里这才舒服了。

田春芳又告诉白梦蝶,说下个星期徐叔叔的女儿女婿会回国,和白爱兰母子几个见一面,吃顿饭。

让他们白家人全都去作陪,叮嘱白梦蝶别忘了安排时间跟着他们去赴约。

白梦蝶点头应好。

陈景轩有点工作狂,有时候节假日也不休息。

所以白梦蝶事先打过电话,确认他星期六不加班,这才在星期六吃过早餐就带着那些翡翠戒面、坠子之类的开车来到环亚写字楼。

环亚写字楼是江城一幢高档写字楼,里面有不少公司和工作室。

当她开车来到环亚写字楼,陈景轩已经等在那里了。

他靠在陆虎,手里夹着一根香烟吞云吐雾,惹得不少女孩子对他侧目。

白梦蝶找了个露天停车位,把车子停好,下了车。

陈景轩见到她,立刻把烟灭了,扔进了垃圾桶里,带着她乘电梯,按下了十八层。

告诉她,他给她介绍的珠宝设计师欧阳先生是他同学,在外国学习的珠宝设计。

设计的珠宝灵动有个性,在国际获得好几个奖项。

白梦蝶笑着道:“这么厉害!要价会不会很高?”

陈景轩道:“看在我的面子,他会给个很实惠的价格的。”

白梦蝶想,去金柜把金首饰以旧换新,要收取每克10~16元不等的加工费。

珠宝首饰量身定做肯定比这个价高,但不会高的离谱吧。

欧阳先生的工作室名字叫美莱珠宝设计。

陈锦轩把白梦蝶送到那里,跟他同学寒暄了几句,又叮嘱了几句,便离开了。

白梦蝶拿出她那些小物件,跟欧阳先生沟通了款式和风格,便进入了价格环节。

虽然设计费加手工费有点贵,不算材料钱,一共要给他三万块的费用,但白梦蝶还是觉得比较划算。

毕竟人家是手工制作,而且给她设计的那么精美。

从美莱珠宝设计出来已是十一点多了,白梦蝶下午还要陪白爱兰一家去购物。

徐叔叔的女儿特意从外国回来请他们吃饭,姑姑一家总得着装得体吧,所以得去买新衣。

白梦蝶步履匆匆的进了电梯,刚关了电梯,外面有女声喊:“等一下!”于是把电梯门又按开。

明珂和一个中年大叔跑了进来。

白梦蝶虽然不喜欢明珂,可看在陈景轩的面子,还是礼貌的打了招呼。

明珂见到她微微怔了一下,眼里闪过几丝心虚,然后笑着道:“我今天加班,没想到居然碰到你了,你怎么会在这里?”

白梦蝶一句“来这里办点事。”一笔带过。

两个人又不是很熟,不用说的那么详细。

明珂笑笑,大家谁也没再说话,一直到下了电梯,这才互相说了一声再见,各走各的。

白梦蝶开车回了家,吃过饭,拉着田春芳和白爱兰母子一起逛街。

大花姐弟只要有空,不是学习就是帮着白爱兰干活儿,玩的时间很少,更别提逛街了,出门逛街都很兴奋。

虽然不买大牌衣服,可白梦蝶带着白爱兰一家和田春芳逛了逛银座,让他们见见世面,看看什么叫奢侈品。

大家在香奶奶一家专卖店看女装,一条难看得不得了的披肩要一万多。

田春芳指着一件黑白格子的外套在白梦蝶耳边啧啧有声:“你看这款式这么难看,还要几万块钱!”

讲真,有些奢侈品牌的款式真的很难锦旗医院看,可是人家名气大,再难看也有人买。

穿在身那不叫难看,那叫高级感。

白梦蝶小声道:“淡定,又不买,看看而已,别激动。”

难得出来购物,田春芳给全家每人买了一件衣服,每个人的衣服都不便宜,全都是千块一块。

儿子女儿读大学要穿好点,不然会被同学们笑话。

男人管理着那么大的生意,每天要见那么多人,穿的不好,别人还以为他们家的生意经营不善。

田春芳只打算给自己买件便宜衣服,反正她只是个家庭主妇,又不跟谁谈生意。

可是白梦蝶不让,说要买就买一样价位的衣服。

田春芳拗不过她,只好也给自己买了一件千块钱的春秋套装。

白爱兰给他们母子几个买的衣服全都是几百块的。

这对于白爱兰说已经大放血了,她通常只给她们母子几个买价格不过百的衣服。

购完物已经下午四点多了,白梦蝶看见路边有一家奶茶店,便带他们进去喝奶茶。

这个年代奶茶店没有普及,喝奶茶的也不是很多,主要是价格有点小贵。

其实奶茶成本并不高,这个年代,这个价位只能说是暴利。

大花几个特别节约,从不乱花钱。

连一瓶矿泉水都舍不得买来喝,更别说喝奶茶了,这还是他们第一次喝到奶茶。

白梦蝶笑眯眯地问他们奶茶好不好喝,姐弟几个全都点头,说好喝。

白梦蝶说她可以做出更好喝的奶茶,但是一直没有找到满意的门面,所以没开。

大花记得她们学校附近有一家店铺倒闭了,关门大吉,让白梦蝶去看看她学校附近适不适合开奶茶店。

如果适合,可以把那家关门的店铺盘下来。

白梦蝶第二天就去了大花姐弟就读的百果湖中学。

这所省示范中学在这个年代名气相当大,学校规模也不小,是定点培养少数民族人才的学校,校门口那条大街人流量不小。

当天下午,白梦蝶就和房东签好了合同,交了房租,然后联系祁师傅的妻弟给她装修。

一切都办妥之后,便开车回家。

在中南路看见陈大姐和一个男人在撕打。

陈大姐一个娇滴滴的大小姐哪打得过一个大男人,被人按在地摩擦,不少路人围观。

如果陈大姐不是陈子谦的堂姐,白梦蝶肯定不会管她的死活。

可问题是,她就是陈子骞的堂姐,作为陈家未来的儿媳,白梦蝶不能不护短。

她把车停好,下了车冲过去一顿猛揍,把那个男人给打跑了。

问披头散发的陈大姐:“那个男人为什么打你?”

陈大姐情绪低落:“我现在不想说,等我想说了再告诉你。”说罢就走了。

白梦蝶只是随口一问而已,对她的事情并不感兴趣,开车回了家。

发现李玉环和她母亲在家里做客。

她母女俩这次来的目的是想让李玉环的两个哥哥跟着田永康学习小龙虾养殖技术。

去年野生小龙虾已经很难捕捞了,今年就更难了。

可是小龙虾的需求量却是日益增大,显而易见,养殖小龙虾肯定赚钱。

李家想赚这个钱,就求到了白梦蝶家。
(责任编辑:admin)
------分隔线----------------------------